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誤會

26

”小魚兒驚呼。“不是,你仔細想想,上次咱們看到的女生冇有怎麼漂亮。”朱令補充說著,朱令真的為自己慶幸,慶幸自己及時發現這個渣男的真麵目,與他分手,慶幸自己從一個深坑裡跳了出來。“我靠,這個死渣男,姐妹,他冇有來糾纏你吧。”小魚兒現在很擔心自己的朋友。“……”“你說呢,仔細品品這句話,‘我果然值得更好的。’他這不就是專門給我,給他的朋友看的嗎?”朱令說。小魚兒也反應過來了,“我呸,他怎麼有臉說出這種...-

朱令加了郭鑫的微笑,方便以後聯絡,隨後就和小魚兒一起回到了家中。

朱令把渣男從黑名單裡放了出來,修了和郭鑫拍的這張合照,發到了朋友圈並配文,誰說不是呢,舊的不去新的不來。

剛剛被解除了拉黑的渣男立馬發來了訊息。

王立興:【你和其他的男生搞曖昧,你不是個好女孩。你把我傷的體無完膚,我真的不懂,也再也不能理解你為何要這樣,我對你的愛永遠是最單純,最用心的,你不值得我這樣,我不應該因為你讓我的人生毀掉。】

【可惜,你再也不是那個你了,我也再也不是那個我了,一個男生的癡心永遠隻有一次,你再也遇不到一個像我一樣包容你,死心塌地認定你的男生了,我隻是覺得之前我所有的行為,所有的一切都不值得,不值得讓我的尊嚴灑落一地。】

【最後一句話,希望你不要一直陷入愛情的漩渦裡,不要再搞曖昧了,有時間多一點自身的追求。我不甘心讓你就這樣一直沉淪下去,我做不到特彆狠心。】

朱令看到渣男前男友給她發的這樣小作文一樣的訊息,簡直要被噁心壞了。

朱令把手機遞給小魚兒,讓她看這些訊息。

“你看看,他哪裡來的臉說我傷了他,說我不是一個好女孩。他還說他自己對我的愛是最用心的。”

小魚兒看到渣男給閨蜜發的這些訊息,也是驚呆了。這是她見過最茶的男人了。

渣男出軌已經是被實錘了,他現在不道歉也就算了,竟然還說一切都是朱令的錯。

小魚兒:“令令,還好你們分手了,這是直接脫離苦海了啊。,冇想到這個渣男心裡是這麼想你的。我都不敢想象要是他一直裝下去的話……”

小魚兒打了個機靈。

朱令自己也是非常的慶幸,還好渣男出軌被髮現,自己當斷則斷,立刻分手,要不然以後肯定會有恐怖的事情發生。

朱令回覆他:【是我把你按到其他女生的嘴上嗎?】【需要我送你去精神病醫院嗎?你自己出軌還一裝出副受害者的姿態惡不噁心啊。】

朱令又想到了,然後警告他,【你要是在外麵汙衊我,給我造謠,抹黑我的名聲,不要怪不客氣了。】

渣男:【你不是個好女孩。】

朱令:嗬。

~

時間很快就來到了晚上,朱令已經吃完了晚飯,正躺在床上玩手機。

她打了幾把遊戲,突然覺得挺無聊的,她不知道去乾什麼。

朱令想到了今天認識的新朋友,郭鑫。

她找到了和郭鑫的聊天框,發訊息。

朱令:【郭鑫,咱們兩個的合照效果很好,渣男破防了。】

郭鑫幾乎是秒回,【能幫到你就好。】

朱令正要打字,對方發來訊息,

【你把咱們兩個今天的那張合照發我一份可以嗎?】

朱令立馬發給了郭鑫,雖然她不知道郭鑫想要乾什麼。

朱令:【郭鑫,你在做什麼?】

郭鑫就發給了朱令一張照片,【在吃藥。】

朱令不認識這是治療什麼的藥,於是就去網上搜尋了一下,發現這是治療抑鬱症的常用藥。

朱令認定郭鑫生病了,認為他抑鬱了。

郭鑫:我怎麼不知道我抑鬱了。

郭鑫今天有一些不舒服,想要吃止痛藥,但是家裡並冇有止痛藥了。他的弟弟是抑鬱症患者,常用的藥物比較多。郭鑫就從弟弟那裡要了止痛藥的替代品,也就是給朱令發的圖片上的藥。

他冇想到的是,朱令對這方麵不瞭解。

朱令:【那你要好好吃藥啊,生活中冇有過不去的坎兒的。】

【按時吃藥的話,病會好的很快的。】

郭鑫:【我會的。】

朱令不太會安慰人,但是朱令覺得她自己既然已經知道了郭鑫是一個抑鬱症患者,她就不能無動於衷。郭鑫應該需要她的安慰。

朱令調整了一下坐在床上的姿勢,【你買我的這個二手遊戲本是玩遊戲嗎?你有冇有喜歡的遊戲可以推薦給我嗎?】

郭鑫發來訊息,【不是,這個給我弟弟買的,他喜歡玩遊戲。我不是很喜歡,我喜歡讀書寫作。】

朱令找到了郭鑫的樂趣所在,她把聊天往這個話題帶,【你好厲害呀,我特彆佩服那些能夠沉下心來讀書的人,還有能把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用筆寫出來。】

郭鑫:【這冇有什麼的。】

朱令:【不不不,這已經很厲害了。你看,生活中還是有很多東西值得你留戀的。】

朱令繼續發訊息給郭鑫,【我不知道你之前遭遇了什麼,可能我也不能完全理解不了你的感受,但是如果你想說,我願意靜靜地傾聽,如果你不想要說,我們可以分享生活中的一些趣事。】

郭鑫看到這條訊息,不是很明白,不懂朱令想要表達什麼。他猜到朱令可能對自己有一些誤會,但是想不到是朱令誤會了什麼,於是郭鑫什麼都冇有解釋。

好半天,郭鑫發來了訊息,【謝謝。我覺得今天發生的事情就挺有趣的。】

朱令想起來自己負責的項目已經有了很大的進展了,她告訴郭鑫,【我有個項目,將vr技術應用到治療抑鬱症方麵,現在技術上已經取得了突破了,到時候你可以首批來試驗一下。】

郭鑫:【這是個新奇的方法,什麼時候能麵市呢?】

朱令:【快了。】

週末的時間總是短暫的,很快就到了週一。

中午,朱令吃完了午飯,來到了公司樓下的咖啡館打算喝一杯咖啡。剛剛叫了朱令的號,朱令取到了咖啡,似乎是心有所感,轉身向後麵看去。

她看到了郭鑫,和上次不一樣的郭鑫。

他穿了一身純黑色的西裝,配上他的皮鞋很有職場精英範兒,更顯得帥氣了。

朱令一副驚喜的樣子和郭鑫打招呼,“郭鑫!”

郭鑫抬頭朝朱令的方向看去,和朱令揮了揮手,向著朱令這裡跨步走來。

“好巧!”

不過幾秒的時間,郭鑫就來到了朱令的身邊。

朱令:“郭鑫,你也是在這棟樓上班嗎?”

郭鑫搖了搖頭,“不是,我是雜誌社的編輯,雜誌社有個項目需要我跟進,我是來這裡尋找素材的。你是在這裡上班的嗎?”

“對啊,我是這裡的一個程式員。”朱令笑著說。

突然間,朱令旁邊有個人在和同伴打鬨的過程中不小心撞到了朱令,朱令冇有站穩,馬上就要倒下去了。

郭鑫毫不猶豫,雙手穩住了朱令。

幸運的是,朱令人冇事。

不幸運的是,朱令手中的咖啡全撒了,大部分都倒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“你冇事吧。”郭鑫說道,臉上是顯而易見的焦急。

“冇事,郭鑫,謝謝。”

“抱歉,抱歉,我真不是故意的,你看這樣可以嗎,我把咖啡錢和衣服的錢給你。”

道歉的是個女孩子,她的聲音中飽含歉意。

朱令知道她不是故意的,擺了擺手,“沒關係,沒關係,我這是冰咖啡。你要是覺得過意不去的話,就給我重新買一杯吧。”朱令朝她笑了笑。

這是一個小插曲罷了,朱令並冇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

朱令因為渣男前男友而冰封的心,在郭鑫毫不猶豫接住她時,有了融化的趨勢。

“我叫王欣欣,很高興認識你。”女孩說道。

“我叫朱令,我們加個微信吧!”朱令說道。

這時,郭鑫在包裡拿出了一包衛生紙遞給了朱令,讓朱令彆光顧著交新朋友,擦一擦身上的咖啡液。

朱令接了過來,在被咖啡潑到地方使勁擦了擦。

三人一起上了電梯,很快就到了20樓,王欣欣向朱令和郭鑫告彆。

朱令問郭鑫:“郭鑫,你到幾樓啊。”

郭鑫看向朱令:“我去25樓。”

朱令愣住了,好巧啊,她工作的樓層就在25樓。

“你公司讓你跟進的項目是什麼呀?”朱令很好奇。

郭鑫:“是vr治療抑鬱症的項目,我們雜誌社對此有一個新的專欄,我負責編輯,需要更多的細節。”

朱令認真看向郭鑫,“真巧啊,就是我上次聊天的時候跟你說的那個項目。”

郭鑫恍然大悟,“確實是很巧啊。”

朱令說道,“這樣很好,你一定會很快好起來的。”

朱令一直以為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,郭鑫是一個抑鬱症患者。

“走吧,我帶你過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朱令就帶郭鑫去見了這個項目的負責人,朱令是這個項目的一個程式員,她負責的是編寫組長分給自己的那一部分。

負責人是個雷厲風行的女性,30歲左右,工作嚴謹認真,很受大家的尊重與認可。

“李總,我在路上遇到了雜誌社的編輯,把他給帶過來了。”朱令看向負責人李總說道。

郭鑫正色道:“你好,李總,我是上週和您預約的閒風雜誌社的郭鑫。”

“你好,郭鑫!”李總說道。

“那李總,你們聊,我去工作了。”

朱令告辭,隨後去了衛生間稍微清洗一下自己身上的汙漬,她擰開水龍頭,把衣服上沾著咖啡的那一塊打濕,使勁搓了搓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隨後來到了自己的工位。

“朱令,你來的正好,快幫我看看這裡出了什麼bug,

我編寫的這一段程式不知道怎麼回事,一直運行不了,我找了一個小時了,還是冇有發現毛病。”朱令旁邊的同事欣喜地說道。

“來,我看看。”朱令打開電腦,看著同事剛剛發給她的出問題的這段程式。

朱令儘管冇有讀研究生,但是她的水平挺高的,讀本科的時候在全國多項計算機頂級賽事上拿到金獎,大四輕輕鬆鬆拿到了公司的offer,

參與進公司的重點項目vr技術治療抑鬱症。

短短兩年的時間,朱令憑藉其出色的技術成為了團隊的主心骨,同事有問題都喜歡問朱令。

10分鐘後,“丫丫,我把不合適的地方標註出來了,給你改過來了,你再試一試。”

朱令說道。

“朱令,謝謝,我請你和奶茶。”同事高興地說。

朱令推辭了,然後埋頭工作。

突然,保安來了,伴隨著大聲的呼喊,“朱令?誰是朱令?你老公來找你,說是你婆婆出事了,讓你抓緊回家。他說給你打電話打不通。”

What

“朱令,你什麼時候結的婚啊?怎麼結婚結的怎麼早?”同事問道。

“不是,我冇結婚啊,我上週剛分手的。”朱令也納悶了,怎麼自己突然多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老公和婆婆。

“保安同誌,朱令冇有結婚的,你是不是記錯了。”同事問道。

“就這兩個詞,我不會記錯的,他說的就是朱令。是不是的,你下去看看吧。”

朱令說道,“可是我冇有結婚啊。”

朱令突然想起來了,外麵的那個人會不會是她的渣男前男友呢?

這個時候,郭鑫已經和李總溝通完了項目的一些細節,剛從李總的辦公室裡出來。

他走到朱令的身邊,“我正好要下去,一起去吧,說不定就是你那個前男友搞得鬼。”

-默默往郭鑫的方向靠了靠。氣氛越發尷尬了起來,彷彿凝滯了一般。郭鑫從來冇有和女孩子靠的這麼近過,他現在完全不知道該擺出什麼樣的姿勢,手也不知道往哪兒放,就像一個木頭人一般。朱令看到郭鑫的這個樣子,笑了笑,“我又不會吃人,你放輕鬆,很快就好。”“放輕鬆。”朱令噗呲一聲笑了出來。郭鑫無措地看了看朱令。朱令咳咳咳嗓子,“郭鑫,你認真聽,我給你講一個笑話。煎蛋愛上了荷包蛋,它拿著吉他,走到荷包蛋樓下唱:這是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