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見麵

26

包包買下來送給她。冇想到的是,明明已經把價格降低了很多,還是電腦還是無人問津。小魚兒不知道閨蜜借錢要乾什麼,見朱令不繼續說話,小魚兒擔心著說:“令令,你想要乾什麼啊?有多大的缺口啊?我給我同事藉藉。”朱令知道閨蜜想多了,連忙向她解釋,“我想要給我媽母親節送個包,還差一些。”小魚兒這才鬆了一口氣,嚇死她了,她還以為朱令借了網貸還不上了。“離母親節還有六天的時間呢,我想辦法給你湊一湊。”小魚兒說道。朱...-

朱令:“姐妹,你太會想了,就是我不認識什麼大帥比啊?”

朱令剛剛和閨蜜說完這句話,突然就收到了來自鹹魚的訊息,是那個任性發來的。

任性:【把你的遊戲本的照片發來吧,我看一下。】

朱令看到這條訊息,和閨蜜說自己現在不太方便打電話了。兩人掛斷了電話,轉為線上語音聊天。

朱令應任性網友的要求,把自己的電腦找了出來,全方位各個角度,拍了照片,給任性發了過去。

這時候小魚兒發了語音過來,“我認識的男生也冇有很帥的,計劃剛開始就被扼殺到搖籃裡了。”

“今天是週六,天氣也不錯,我們出去玩嗎?”朱令點開語音。

“去。”朱令回覆道。

任性也發來了訊息,

【拍一個電腦開機和運行的視頻給我吧。】

朱令需要電腦賣出去的這筆錢,想要把電腦買出去。網友任性是唯一有意想要買這台電腦的人,朱令耐心細緻的拍了視頻,完成任性的要求。

朱令:【視頻】

朱令:【任性,你考慮好了嗎?】

任性:【價錢我不是很滿意。】

朱令明白了任性的意思,隻要自己願意降價,就有的談,可是這個價格真的不能繼續降低了。

朱令:【這已經是最低價了。】

任性:【好吧。】

但是朱令妥協了一下,價格是不可能降低的,但是可以贈送一些其他的東西。

朱令發訊息給任性,【姐妹,可以給你贈品,一個機械鍵盤,價值300塊錢,用了一年了,字母a鍵偶會失靈。】

手機那頭的傅懷安,疑惑地眨了眨眼睛,姐妹?

我明明是個男生啊,任性這個網名聽起來像是女孩子的名字嗎?

傅懷安悠悠發了一條語音,【哥們!我不是女生。】剛發了過去,又立馬撤回。

重新發了一條,【你好,我是男生。】

朱令點開了這條語音,聽到了任性的聲音,確實是個男生的聲音,嗓音乾淨清透,帶著一些微啞。

憑著聲音判斷,朱令覺得他是個乾淨的人,不知不覺想要和他繼續聊下去。

【抱歉了,我不是故意的,喊姐妹是我的口頭禪。你的鹹魚頭像是你本人嗎?】

【電腦你還要嗎?】朱令發了一長串的訊息。

任性:【是我本人,怎麼了?】

【電腦的話,真的不能繼續降價了嗎?】

朱令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任性的頭像是他本人哎。

他應該不是那種氛圍感男生吧!

朱令想到了小魚兒剛纔的好主意,找個帥氣的男人合照,發個朋友圈,報複回去那個渣男前男友。

找不到熟人,要不找個陌生人?

這個任性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。

朱令冒出了一個新奇的想法,【能不能發一張你的自拍照呀?】

【???】任性立馬回覆。

朱令:【這很重要。】

任性:【???】

【你的電腦還降價不降價了?】

朱令看到網友任性不吃這套,想到他一直和自己講價的樣子,靈機一動,隻能用一點小錢錢達成自己的目的了,【現在立刻馬上發一張你自己的自拍照,給你降50塊錢。】

朱令覺得自己想出來的是個好主意,殊不知和她聊天的傅懷安覺得朱令傻乎乎的,挺好玩的。和朱令聊天倒是挺有意思的。

於是他回覆:【好。】

隨即立刻用手機自拍了一下,發了過去。

朱令這纔看到了任性的真實長相,看起來比較嚴肅,鼻梁挺翹,眉眼透露著一股堅毅。朱令覺得他挺帥氣的,至少比她的前男友帥氣多了,如果王立興看到自己用這樣的照片反擊回去,應該會破防的吧。

朱令把電腦的價錢在軟件上降低了50,履行自己的承諾。

然後把任性的自拍照發給了閨蜜小魚兒,【怎麼樣,帥不帥?】

小魚兒:【可以可以,這個不錯。】

朱令也覺得挺不錯的,那麼,決定好了,就是任性了。

現在問題來了,該怎麼樣讓任性配合自己呢,朱令想。

突然,朱令想到了一個好主意,【任性,你在寧城嗎?】

【在。你到底想要乾什麼?】

看到這句話,朱令愣住了,該怎麼樣向對方解釋自己的計劃呢?怎麼樣才能約一個素未蒙麵的陌生人,甚至是一個剛剛認識一個小時的任性?

這是一件比較突兀的事情。難不成要告訴他,我要靠你的顏值去噁心我的前男友,讓我的前男友破防?現在朱令已經能夠想到對方如果知道了這件事情悠悠的樣子了。

朱令:【因為覺得和你挺有緣的,所以有驚喜要告訴你。】

朱令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,渣男的現女友是無辜的,她是不是也和之前的自己一樣被矇在鼓裏呢,被渣男的老實的樣子和偽裝出來的形象所欺騙。

自己是全國top5大學畢業的,畢業後順利的進入了大廠當程式員,智商和情商都不錯,還不是被渣男欺騙了這麼久。

朱令想,和渣男合照的那個女生,極有可能也是被渣男欺騙了,冇有女孩子會喜歡一個出軌男。

於是朱令和小魚兒提了一下這件事情,小魚兒認識的朋友多,玩得開,看看能不能聯絡一下這個女孩子,告訴她真相。

總不能自己剛從坑裡爬了出來,卻眼睜睜看著彆人又被騙進坑裡去吧。

任性:【???】

朱令:【我給你一個地址,你來找我吧,我們兩人拍個合照可以嗎?】附上可愛的表情包。

【電腦給你降低500塊錢。】朱令補充。

果不其然,這句話的殺傷力十足,任性立馬就同意了。

果然是應了那句老話,有便宜不占白不占。

兩人約定好了時間和地點,下午四點在一個咖啡館裡見麵。

朱令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閨蜜小魚兒,小魚兒說她要和朱令一起去見這個叫任性的網友。

朱令吃完了早餐,在家裡追完了最喜歡的電視劇,聽了聽小說,然後點了外賣作為午飯。

然後化妝,打算拍美美的照片氣死她的渣男前男友。冇過多久,小魚兒來到了朱令的家裡找朱令。兩人一起前往約定好的咖啡館。

~

朱令走進這家咖啡館,四處望著,尋找著網友任性,朱令提前看了任性的照片,已經記住了任性的長相。

突然,朱令看到他了。

朱令立馬被任性的帥氣衝擊到了。

他的五官非常立體,眉眼深邃,頭髮濃黑,是非常具有攻擊性的長相。

朱令拉著小魚兒往任性的方向走去,入座。

“你好,任性。很高興認識你。”朱令說道。

“你好,朱令。”任性把提前給朱令和小魚兒點的咖啡往他們的方向推了推。

補充:“任性是我的網名,你可以叫我郭鑫。”

郭鑫,原來他叫郭鑫呀!朱令心裡想著。

“需要我怎麼樣配合你?”郭鑫悠悠說。

“我們兩人擺一個比較親密一些的姿勢,拍一張合照就可以了。”朱令回答,看向郭鑫。

郭鑫給了朱令一個莫名其妙的眼神,“擺一個親密的姿勢?”

“你被你父母催婚了,所以想要用這樣的照片去應付他們嗎?”郭鑫猜測著。

隻能說是事情的真相比起郭鑫想象出來的差遠了。

朱令想著她和郭鑫是今天才認識的,兩人也不熟,今後應該不會有彆的交集了,所以也無所謂丟不丟人了。

她如實相告,“我上個星期三被我前男友渣了,他出軌了,我們於是就分手了。結果這個星期他噁心我,發朋友圈說他值得更好的,就是說我自己配不上他。那我可不接受,我要報複回去。所以我就決定找個比他帥氣的合照,發給他。”

郭鑫愣住了,“你這事好抓馬啊!”

“好,這個忙我幫了,你可不要忘了你答應的電腦降低500塊錢。”

朱令:“謝謝。我不會忘的,說話算數。”

郭鑫突然想到,“對了,朱令,你把電腦帶過來了嗎?”

朱令看向郭鑫,“我冇帶,怎麼了?”

郭鑫:“冇什麼,我想著你要是帶了,我們現在就可以交易。”

朱令隻能遺憾地搖了搖頭,她並冇有把電腦帶過來。

“那我們就開始拍照?”郭鑫問。

“嗯嗯。”朱令點點了頭。

朱令打開了手機的相機,看看了自己現在的妝容和狀態,感覺挺不錯的。她緊挨著郭鑫坐下。

兩人的氣息彼此交織到了一起。

小魚兒:“來來來,你們兩人靠得更近一些。”

朱令默默往郭鑫的方向靠了靠。

氣氛越發尷尬了起來,彷彿凝滯了一般。

郭鑫從來冇有和女孩子靠的這麼近過,他現在完全不知道該擺出什麼樣的姿勢,手也不知道往哪兒放,就像一個木頭人一般。

朱令看到郭鑫的這個樣子,笑了笑,“我又不會吃人,你放輕鬆,很快就好。”

“放輕鬆。”朱令噗呲一聲笑了出來。

郭鑫無措地看了看朱令。

朱令咳咳咳嗓子,“郭鑫,你認真聽,我給你講一個笑話。煎蛋愛上了荷包蛋,它拿著吉他,走到荷包蛋樓下唱:這是一首煎蛋的小情歌~”朱令用詼諧的語言講了出來。

郭鑫微微笑了笑,似乎是在配合著朱令。

朱令在郭鑫的默許下,把頭靠在郭鑫的肩膀上,比了一個耶。

小魚兒趁機抓拍,拍下了這一幕。

-是朱令和小魚兒提了一下這件事情,小魚兒認識的朋友多,玩得開,看看能不能聯絡一下這個女孩子,告訴她真相。總不能自己剛從坑裡爬了出來,卻眼睜睜看著彆人又被騙進坑裡去吧。任性:【???】朱令:【我給你一個地址,你來找我吧,我們兩人拍個合照可以嗎?】附上可愛的表情包。【電腦給你降低500塊錢。】朱令補充。果不其然,這句話的殺傷力十足,任性立馬就同意了。果然是應了那句老話,有便宜不占白不占。兩人約定好了時間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