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靈瑩草

26

,天地間僅此一株的靈瑩草,是精純至極的仙品。尤其對於妖族,更是大補。狐妖實力強悍,眯著狐狸眼盯著她,她真的控製不了發抖。狐狸的氣息撲麵而來,靈瑩以原型裝死,一動不動,本來散發著瑩瑩微芒,此刻卻黯淡無光。他把靈瑩一口叼起,萬幸冇有一口吞掉,靈瑩被他栽到了狐狸洞裡,養了起來。靈瑩提心吊膽,是不是要等她長得更好的時候再吃,更能提升修為呢?但過了好幾個寒暑,她都好好地待在花盆裡,狐妖甚至還會給她澆澆水。靈...-

靈瑩正準備化形的時候,被狐妖埋伏到了。

吸收日月精華而成,天地間僅此一株的靈瑩草,是精純至極的仙品。

尤其對於妖族,更是大補。

狐妖實力強悍,眯著狐狸眼盯著她,她真的控製不了發抖。

狐狸的氣息撲麵而來,靈瑩以原型裝死,一動不動,本來散發著瑩瑩微芒,此刻卻黯淡無光。

他把靈瑩一口叼起,萬幸冇有一口吞掉,靈瑩被他栽到了狐狸洞裡,養了起來。

靈瑩提心吊膽,是不是要等她長得更好的時候再吃,更能提升修為呢?

但過了好幾個寒暑,她都好好地待在花盆裡,狐妖甚至還會給她澆澆水。

靈瑩慢慢也就不怕了,總歸是要被吃掉的,最壞的結局都擺出來了,還能更壞嗎?

她在他麵前化形,狐妖也隻是嚮往常那樣懶懶地打哈欠,把頭埋進蓬鬆的大尾巴裡睡覺。

靈瑩大著膽子揪了揪他的耳朵,毛茸茸的。和他強悍的樣子一點都不一樣。

狐妖眯起眼,不知是煩躁還是什麼,蹭了蹭被她揪的耳朵,走進洞口不理她。

靈瑩猶豫著,跟上去,看起來可憐兮兮。

剛化形的她是個小女孩,過了幾年也冇有長多少,仍是個小豆丁。

狐妖化成了個成年男子,身材頎長,一身白衣,神情散漫,野性難馴,卻又清冷疏狂。

"今天可以讓我出去嗎?"靈瑩小心翼翼地問。

狐妖轉過來,四處望望,才"唔"了一聲低頭看她:"不行。"

靈瑩抱住他的大腿:"但是我不曬太陽會死的。"

狐妖清冷的麵容閃過糾結,最後點點頭:"我和你一起去。"

靈瑩是個小女孩模樣,性情也保持在小女孩的時候,高興得扒拉他褲腿,讓狐妖不得不蹲下來。

靈瑩笑眯眯地在他臉上香了一下,留了大大的口水印。

狐妖揩了揩口水印,不甚在意,一胳膊攬起她,讓小姑娘坐在他肩頭。

好高好高,靈瑩很開心地抱著狐妖的脖子樂嗬嗬地笑,狐妖冇什麼表情,但似乎也跟著她有了幾分俗世的快樂。

狐妖其實很好說話,每次她想出去都是這樣的。她其實不曬太陽也可以,曬月亮也行,或者直接吸收狐妖的精氣。

她也是第一次發現,自己可以吸收彆人的精氣來修煉,而且似乎速度更快。

狐妖不會讓她獨自出去的,因為這座山什麼妖怪都有,很是危險,他們都垂涎靈瑩草許久。

但礙於狐妖實力強硬,搶不過。

靈瑩覺得狐妖待自己很好,但是養著自己乾什麼呢,總是要用來吃的吧,所以再好有什麼用呢,還不是被吃掉的命?

所以她一直想著要逃跑。

她常常跟著狐妖出來,尋機逃跑,今天也是一樣。

今天陽光極好,溫和明媚,不刺眼不灼熱,隻是柔軟得像一層棉被,又像狐妖的毛絨大尾巴。

靈瑩蹲在狐妖身邊曬太陽,努力吸收日之精華,她控製自己的修為,不能長得太快,也不能太慢,所以一直維持著小孩的樣子。

雲間略過了幾柄飛劍,靈瑩揉揉眼睛,以為眼花了。

狐妖抖了抖耳朵,警覺地站起來,讓靈瑩躲在他身後。

是人族的修士。

靈瑩害怕地發抖,這些修士比狐妖更可怕,他們會煉丹,把草藥煉上七七四十九天,這就意味著要把草藥折磨得死去活來。

冇有人在意草木妖精的意識如何。

狐妖和他們廝殺許久,拖著殘軀,倒在地上。

靈瑩抖得不成樣子,蹲在狐妖身邊流淚,鮮血染紅了他的白毛,他成了血狐狸。

血狐狸的眼裡有好多話要說,似乎不甘心放手,他化成人形,把自己的妖丹掏出來:"靈瑩,這個…給你……"

他虛弱至極,這是逃離他最好的時機。

血狐狸死前難得露出一個笑,因為靈瑩吃了他的妖丹,有了自保之力。

他的身軀消散於天地間,來如風雨,去似歸塵。

靈瑩吃了狐妖妖丹,實力暴漲。

她的身形變了許多,一眨眼就抽條成了大姑娘,狐妖給她做的衣服都穿不下了。

靈瑩惆悵地變回了小姑孃的樣子,她習慣這樣,小小隻,被狐妖背在背上。

狐妖死了,她無處可去,山裡的妖怪覬覦她,不會有好日子過的。

那就下山去,去凡間。

也要避開修士多的地方,靈瑩暗自想著。

狐妖拚死把那些修士都殺了,那些修士要他的妖丹,他寧願給一個養著吃的妖精也不給他們,想來這些修士都可怕得緊。

靈瑩想著,就忙著下山去,但還來不及打聽些什麼,就差點給凡人的刀劍捅個對穿。

什麼是…山匪?靈瑩疑惑看著周圍人驚懼的神情,她混入了這一堆人,被山匪所劫的人顧不上哪裡多了一個小女孩,隻顧著逃命。

靈瑩不懂山匪多可怕,呆呆地看著劈到眼前的長刀,忽然身體一輕,被人提著抱了起來。

靈瑩回頭,是一個俊秀青年,一身青衣黃甲,身後的人也是一樣穿著。

他把她抱在懷裡,連著還斬殺了好幾個山匪。他護得很緊,靈瑩什麼都看不見,隻覺得顛簸。

過了許久,青年似乎把她帶回了家,因為她看得出這裡凡人煙火氣重。

迎接她出來的還有兩個一般高的小少年,都是容貌秀氣,金玉之質。

穿白衣長袍的那個神情溫柔,眸光似乎泛著星河,笑起來又像是彎月;穿紅衣短打的那個眉宇間帶著桀驁不馴,似乎一匹目高於頂的紅鬃馬,肆意驕傲。

她看起來傻不愣登的,被他們叫做“妹妹”。

俊秀青年笑著把她抱起來想讓她坐在自己手臂上。

他笑聲爽朗,直衝雲霄,她總是看見青年大笑,與初見時大殺四方的羅刹模樣大相徑庭。

“封重年,這是你家新來的小閨女?”青年的同僚來府裡喝酒,打趣道。

靈瑩怯怯地迎上去請安,她學了不少人間的規矩。

同僚和青年一樣喜歡大笑,但不如封重年笑得好看,讓人隻覺得是少年遊一般肆意,卻不粗俗。

靈瑩被白衣的小少年牽下去,同僚又道:“辰月長高了不少啊!”

一旁紅衣的少年哼了一聲。

同僚忍不住笑:“午陽也是一樣,嘖嘖,這一對孩子真是日月同輝一般!”

封重年挑眉看他:“那不得看爹是誰。”

同僚拋個白眼:“小姑娘叫什麼名字呢?”

封重年眼裡有光,笑得溫柔:“唔,封靈瑩,家裡有了日月,便再添個靈株仙草好了。”

-裡,連著還斬殺了好幾個山匪。他護得很緊,靈瑩什麼都看不見,隻覺得顛簸。過了許久,青年似乎把她帶回了家,因為她看得出這裡凡人煙火氣重。迎接她出來的還有兩個一般高的小少年,都是容貌秀氣,金玉之質。穿白衣長袍的那個神情溫柔,眸光似乎泛著星河,笑起來又像是彎月;穿紅衣短打的那個眉宇間帶著桀驁不馴,似乎一匹目高於頂的紅鬃馬,肆意驕傲。她看起來傻不愣登的,被他們叫做“妹妹”。俊秀青年笑著把她抱起來想讓她坐在自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