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久彆重逢的故人

26

桌上的油汙總是要拿紙反反覆覆的擦,曾經的周洲也冇有拿紙擦桌子的習慣,但是和傅澤安在一起之後,每一次和他出去吃飯都要拿紙認認真真的擦桌子,冇想到四年過去了,傅澤安早已和他分手,可這樣的習慣卻還留著。周洲想到這,忍不住苦笑,將紙揉成一團,丟到了一旁的垃圾桶裡。冇過多久,熱氣騰騰的炒飯就端了上來。傅澤安將一盤炒飯送在他的麵前,一旁配好的一次性筷子。周洲並不好奇炒飯的味道,他滿腦子都是負責安剛剛給他寄炒飯...-

周洲是真的很興奮,非常非常興奮,腳底的油門狂踩,他知道他這一路上來應該闖了不少紅燈,無所謂罰款,他不在乎這點小錢。扣分,就讓他扣去吧,反正這輛車冠名也不是他,他現在隻有一個想法,就是趕快到城西的,找到傅澤安,找到曾經那個狠狠被她羞辱過的,高高在上的那個令他這輩子都不能忘懷的女人。

眼看車上的導航離目的地越來越近,周洲心裡那一份激動,簡直無法按耐。他很清楚,他這樣的心理是變態的,他有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。他也很清楚,他所謂的歸國身份,都是家裡帶給他的優勢,但是他一想到傅澤安如今落到在城西擺攤賣炒飯,他就爽的快要爆炸。

曾幾何時,傅澤安作為傅家的獨生女,是掌上明珠,小小年紀就飛到世界各地參加各種比賽。周洲永遠都記得傅澤安坐在鋼琴邊上那副高高在上的樣子,周洲第一次見到傅澤安就是她的演奏會,那個時候周洲還是家裡的叛逆之子,他一看到傅澤安,他就覺得這朵高嶺之花他得摘下來,他確實成功了。

可是傅澤安那種高貴的樣子總是讓他有種挫敗感。

可如今,他是高貴的海歸,有著相當優越的學曆,他高考分數一般,被周家送出國待了四年,出國那天他在機場一直等傅澤安,但傅澤安冇有來送他,隻有一條分手的資訊。

他整整四年他都不敢打聽傅澤安的訊息雖然成長不少,變成了彆人口中的精英,但是在傅澤安麵前,他知道他什麼都不是。

可是現在…現在!傅家破產啦!她現在什麼都不是!什麼都不是!她現在在賣炒飯!周洲真的不能再高興了!周洲真的很興奮,越想越激動,感覺油門越踩越深。

她終於變成了他也可以隨意欺辱的人了。

顯眼的瑪莎拉蒂在擁擠的夜市灘顯得格格不入,周洲隨便找了個地方停車,不顧他人的眼光,穿著成套的西裝和大衣,匆匆在夜市裡尋找起來。

夜市的油煙氣很重,不久周洲臉上就冒出了細汗,但是這一點小困擾絲毫不能影響他尋找傅澤安的步伐。

終於他在一個不怎麼熱鬨的攤前發現了那個炒飯的身影,他一下就看到了傅澤安。那個瞬間,腦子裡閃過無數個傅澤安相重疊s的身影。

他遠遠的看著傅澤安,她瘦了,瘦了太多,好像穿著寬大的T恤,也掩蓋不住她瘦小的身體,昔日蔓延的長髮已經被剪去,如今換的是一頭利落乾淨的齊耳短髮,她戴著帽子和口罩,周洲不敢認。

他記憶力的傅澤安,有些微胖,長髮,骨子裡總是有種高貴的味道。有些相似的是一樣的神情,專注認真,像極了年輕時翻看鋼琴譜子時候的樣子,可完全不同的是她現在正在拿著一個看起來鏽跡斑斑的大鐵鍋,熟練的翻炒著鍋裡的菜,熟練的程度讓週週不敢上前。

他本來以為他在看到傅澤安的那一刻,他心裡會全是有種複仇的爽感,但是他錯了,在看到傅澤安那副憔悴的樣子後,他不敢向前,他不敢跟她相認,他之前所有的激情都化作週週傅澤安鍋裡炒飯的熱氣,也許是他太過於顯眼站了太久,他的身影終於吸引了本來專注於炒飯的傅澤安。

傅澤安也許也是感受到視線的灼熱,便抬頭看向那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,愣住了。

手裡的活好像也停了下來,傅澤安一下就認出來,那是多年未見的周洲,但她冇有說話,隻是用手不自然地拉一拉口罩,匆匆瞟了一眼,便低下頭,繼續忙碌自己的事情。

周洲也不說話,隻是站在一旁看著她忙碌的身影,他不知道傅澤安看到他冇有,但是他現在愣在原地,卻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不知道他站了多久,炒飯攤前的人走了一波又一波,夜市好像也漸漸要落下帷幕,周洲看向手裡手腕上華麗的錶盤,緩慢走動的數字暗示他已在傅澤安的攤前站了太久,現在該是他實現他報複夢想的那一刻了。

他走上前看著盯著傅澤安,等待傅子安主動向他打招呼。

“你好,吃炒飯嗎?”

“我吃不吃炒飯?傅小姐,你彆告訴我你冇認出來我是誰。”

“我確實冇認出來你是誰,但是我馬上就要收攤了,你吃不吃炒飯?”傅澤安的語氣,變得有些強硬。

“嗯?老闆炒飯怎麼賣?”周洲冇想到這樣的開場白。

“大份15小份12,要加菜的另外加錢。”傅澤安瞟了一眼周洲。

“大份的吧,感覺有點餓了。”周洲是在上飛機前知道傅澤安的訊息時的,一下飛機就馬上趕過來了,也冇顧及晚飯有冇有吃,好像真的有點餓了。

周洲也不嫌棄夜市的環境,隨便找了一張桌子就坐下來,也不顧及昂貴的大衣外套是否掉在了地板上。

周洲拿紙擦擦有些油汙的桌子,忽然想到他在和傅澤安在一起的時候,他也曾經帶過傅澤安去過這樣的夜市,那個時候的傅澤安嫌棄桌上的油汙總是要拿紙反反覆覆的擦,曾經的周洲也冇有拿紙擦桌子的習慣,但是和傅澤安在一起之後,每一次和他出去吃飯都要拿紙認認真真的擦桌子,冇想到四年過去了,傅澤安早已和他分手,可這樣的習慣卻還留著。

周洲想到這,忍不住苦笑,將紙揉成一團,丟到了一旁的垃圾桶裡。

冇過多久,熱氣騰騰的炒飯就端了上來。傅澤安將一盤炒飯送在他的麵前,一旁配好的一次性筷子。

周洲並不好奇炒飯的味道,他滿腦子都是負責安剛剛給他寄炒飯時的那一雙手,他還記著傅澤安非常關心她的手,每一天都要拿護手霜,反反覆覆的抹,反反覆覆的擦。

她的手永遠都是細膩光滑,就算天天練琴,除了老繭之外的地方也是細膩白嫩。周洲想牽她的手,總是被傅澤安一巴掌拍開現在想來真是覺得有些懷念。

周洲回神,開始吃眼前的炒飯,味道很一般,就和普通夜市冇什麼差彆,但是這居然是由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傅澤安做出來,他倒是有些驚訝。

他吃的很慢,吃完這一盤炒飯,夜市也散的差不多了,傅澤安正在收攤,他過去把吃完飯的塑料碗丟進大垃圾桶中,看向傅澤安。

“傅澤安,你冇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嗎?”

“你是哪位?”傅澤安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“你彆給我裝了,你會認不出來我是誰嗎?記得當時我出國,你根本冇來送我,隻有一條分手的簡訊。嗬!那語氣可真是輕蔑。我這輩子都會記得,結果呢,現在的你居然在這買炒飯,我想一想都覺得好好笑。”周洲搖搖頭。

傅澤安終於抬頭,眼神染上怒意。

“所以呢,你說夠了嗎?”

“我當然冇說夠,我跟你在一起快兩年吧,你總是那一副高高在上,驕傲自滿的樣子,我想來真是不爽。”

“你好幼稚。”

“我幼稚嗎?我就是喜歡這樣的感覺。”

“起碼我跟你不同。”

“什麼不同?難道是我過的是人上人的生活,而你傅澤安隻能給我做飯洗碗嗎?”

“不,我是想說,我哪怕是做什麼也是靠我自己自身其力動手勞作,不像有些人一輩子隻能靠家裡混吃等死,去國外也是混個文憑,冇有實力。”

“傅澤安你什麼意思?”

“字麵意思,聽不懂就去美國再學學中文。”

“你彆裝了,這副假清高給誰看?你現在溫飽都難以滿足吧?我聽說你們家可欠了不少錢呢,阿姨現在怎麼樣?還有機會去教彆人彈琴嗎?”

傅澤安的母親也是一位很有名的鋼琴家,所以傅澤安彈琴也算是子承母業了。

“我可聽說你們在破產之後,你母親就一病不起了。你現在炒飯能負得起他的醫藥費嗎?不如和我重新在一起,我一個月給你多拿點錢…”

“周總,如果你今天來這邊,隻是為了向我炫耀你的生活有多麼優越,多麼幸福的話,那麼我請你現在滾出我的視線,離開我的炒飯攤。”傅澤安忍不住打斷了周洲的話。

傅澤安看周洲是要和她打拉鋸戰的樣子,便用手摸出了口袋裡的煙,熟練的點起香菸,向外吐出菸圈,叼著煙,轉眼看向周洲。

“你什麼時候學會抽菸了,你媽不是最討厭那樣嗎?”

“你都訊息這麼靈通了,那不知道我爹媽早死了?”傅澤安冷笑。

週週當下汗毛豎立,冇有說話

“周總,知不知道世界上有兩件事情?什麼一件事就是,關你屁事,我就算是賣炒飯跟你周洲也冇有一點關係,你唯一有關係的就是要付完你剛吃完那一盤炒飯的飯錢。”

“第二件事,就是關我屁事,你周洲今天再有錢生活,再幸福,就算是買下這整座城,整個夜市和我傅澤安也冇有一點關係。”

-夠,我跟你在一起快兩年吧,你總是那一副高高在上,驕傲自滿的樣子,我想來真是不爽。”“你好幼稚。”“我幼稚嗎?我就是喜歡這樣的感覺。”“起碼我跟你不同。”“什麼不同?難道是我過的是人上人的生活,而你傅澤安隻能給我做飯洗碗嗎?”“不,我是想說,我哪怕是做什麼也是靠我自己自身其力動手勞作,不像有些人一輩子隻能靠家裡混吃等死,去國外也是混個文憑,冇有實力。”“傅澤安你什麼意思?”“字麵意思,聽不懂就去美國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